2016 年 1 月伊朗经济禁运解除,一方面解冻庞大冻结资金,一方面伊朗国内百废待举,各方面都亟需採购,霎时间,伊朗从过去美国口中的「邪恶轴心」,转身一变成为人见人爱的超级大贵宾,伊朗总统哈桑·鲁哈尼(Hassan Rouhani)的访欧行程,也成了一次国家级的超级大血拚行程。

伊朗亟需更新的项目之一是航空机队,以伊朗航空而言,其所属的 250 架机队在禁运之下无法更新,平均机龄已经高达 20 年,其中有 40% 已经无法起飞,好不容易等到禁运解除,伊朗计划大砸 50 亿美元于 10 年内购买 400 架新飞机,伊朗的 16 家航空公司都亟需添购并现代化机队,全国总计可能将需要购买 150 架 250 人座客机及 300 架宽体客机,其中伊朗航空将花费 30 亿美元添购新机,包括先前已宣布鲁哈尼总统访法时将签下 114 架空中巴士客机,而除了向波音与空中巴士购买长程客机以外,伊朗航空也打算增购 50 ~ 100 人座的短程客机,加强其短程航线,预计至少将购买 20 架。

加拿大的庞巴迪正积极争取短程客机订单,并对加拿大政府迟迟未解除对伊朗禁令气急败坏,而伊朗航空则持开放态度,表示伊朗航空倾向购买波音与空中巴士的飞机,因为过去伊朗航空主要以这两家公司的飞机营运,但是也不会拒绝其他公司。除了飞机以外,伊朗德黑兰主要机场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也已经老旧不堪,更新总预算达 250 亿美元,也成为众家争抢的目标。对伊朗来说,现在的情况可是买家市场,全球各大厂都积极前来争取订单,跟过去人人见了伊朗退避三舍的情况完全相反。

 

欧美各国争抢伊朗订单

鲁哈尼总统光是在义大利,就带来 170 亿欧元的商机,全球冶金设备製造三大厂之一的达涅利(Danieli),签下总计 57 亿欧元的协定,要为伊朗建造炼钢及炼铝厂;义大利埃尼集团(ENI)旗下的塞班(Saipem)油田服务公司,则将帮助伊朗升级炼油厂与输油管线;义大利国家铁路以及义大利最大造船厂芬坎蒂尼(Fincantieri)则签订协定要为伊朗建设交通基础建设;鲁哈尼总统也将与飞雅特(Fiat)强人赛吉欧.马奇奥尼(Sergio Marchionne)会面共进晚宴,飞雅特看準伊朗重建商机,认为在伊朗生产销售轻型商用车辆以及巴士大有可为。

在法国,除了採购 114 架空中巴士以外,宝狮雪铁龙集团(PSA Peugeot Citroën)与雷诺日产(Renault-Nissan)都希望争取伊朗订单,弥补禁运期间在伊朗损失的市佔率。德国西门子(Siemens )也签下协定,提供总值 16 亿美元的交通设备,戴姆勒(Daimler)则正计划进军伊朗,将于 2016 年 4 月设立伊朗办公室,与伊朗合作伙伴一同生产卡车与引擎。

看着欧洲企业即将尝到甜头,美国企业也一样跃跃欲试,汽车大厂通用汽车(GM)与福特(Ford)表示,目前美国仍然维持对伊朗的恐怖主义、人权及弹道飞弹项目的禁运制裁,尚未能允许他们前进伊朗,眼睁睁看着欧洲车厂前进伊朗,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
伊朗解除贸易禁令后,预期每年可迎来高达 500 亿美元的外资投资,而百废待举的庞大商机,成为全球市场饱和之中,全球各大企业的一片绿洲,鲁哈尼总统既然身怀大笔订单,也就成了各国的贵宾。对于伊朗解禁商机,我国经济部国际贸易局也表示,将尽速与贸协及公协会研商规划拓销伊朗市场活动,并筹组伊朗拓销团,期望政府在看守期间能够积极进行,「有花堪折直须折」,可别等到各国都卡位完成,只剩残羹剩饭了。

A Newly Gregarious Iran Gets Down to BusinessIran Air Sees Adding 20 Regional Jets, as Bombardier Makes PitchAirbus Jets, Fiat Cars on Iran Wish List as Rouhani Tours E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