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9年10月29日,美国学者柯连洛克(Leonard Kleinrock)和他的团队让一台电脑对着500多公里外的另一部机器说话,那是首次将电脑连线成功,促成后来的网际网路。

初心是「促进平等与启蒙,为现今社会带来许多便利及益处」,但随着社会发展,竟浮现出黑暗的一面,如温和意见式微,极端观点被放大,充斥仇恨、错误资讯和辱骂霸凌。

现年85岁被誉为网路之父的柯连洛克成立新的「连结实验室」,欢迎机器学习、社群网路、区块链物联网等主题研究,看看能否透过加密、区块链和其他创新手法,去制服这头「网路怪兽」,积极改善网路黑暗面,真是解铃还须繫铃人。

马云曾说:「未来已来」,知名网路现象评论家安德鲁.基恩(Andrew Keen)却说 :「修复未来」,他一系列着作,是最早有系统分析网路对文化与社会带来危机的着作。多年来,人们被科技奇蹟沖昏头,未来已破碎不堪,基恩率先看出这点,警告世人网路的危险,堪称「网路乌鸦」。

最近,基恩以正面态度看待这个複杂但可理解的现象,具体提出一套以人为本的解决科技困境方案,提供导正社会的工具和进入未来的原则,成为一只「数位喜鹊」或「白乌鸦」,并真心相信「未来可修复」。

《修复未来》是一本关于「人」的书,重点不是物联网,而是人联网——主导这一切的不是智慧科技,而是智慧人类。这也是一本「为了我们的下一代」的书,把修复好的「未来」当成品送给年轻人。他认为,未来是要靠综合策略才能修复,把众人的智慧连结成线就是「未来地图」。从书中可以活用的观念有三 :

一、每个人都想知道数位时代生而为人的意义。在世界各国召开的讨论会主题有「打一场以人类为核心的数位革命」、「真人类」、「找回人性」、「工作的未来是人性」、「新人本主义等,显见数位科技对职场的影响,追根究柢就是「人和价值」。

二、过去20年来数位革命对经济、社会、政治和文化造成破坏性的影响,像是科技巨头垄断大数据、科技性失业、数位成瘾、民粹统治、贸易保护主义横行,假新闻充斥、网路霸凌、数位监控等诸多未来的破洞,让世界更加不平等、不稳定,甚至干预着民主国家的政局,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正在快速崩解。

三、修复未来的五项工具与行动:(1)立法监管/反托拉斯法(竞争),或GDPR(个资);(2)竞争性创新/重新分权、改造与思考生态系;(3)消费者选择/发明新科技和产品来改善人类生活;(4)社会责任/罢工、捐款,以及对政府和产业施压等;(5)教育/从父母、老师、指导者、决策者等身上着手。

此外,企业家兼科学家史帝芬.沃尔夫勒姆(Stephen Wolfram)想要创造一套机器和人类共通的语言,他认为电脑无法创造任何事情,但可以做到人们对它下的任何指令,因此不怕人会被AI奴役。基恩坚信,即使人类面对无法控制又无法依赖的科技力量,仍会展现无比的决心去塑造自己的命运。自己的社会自己造,拿回自己命运的主动权吧!

(作者是资深企管顾问,本专栏隔周五刊登)